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泰安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搜索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
查看: 285|回复: 0

第一本读书笔记

[复制链接]
 

466

帖子

193

威望

1841

银币

举人

Rank: 7Rank: 7Rank: 7

 楼主| 发表于 18-07-07 0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本读书笔记

确切地说,这不是我的第一本读书笔记,因此前所用的记录本不很规范,遂在1994年夏季,逐一整理而成
“忍字头上一把刀,遇事不忍把祸招。若能忍得心头怒,事后方知忍字高。”这早就背得滚瓜烂熟的《忍字歌》,并没有适时地制止住自己偶尔的“火冒三丈”。经过诸事后才明白,人在江湖混,不是光“忍”就够的。有些奸佞之人,明摆着欺负你,你越弱他/她越欺你,你有点成绩他/她妒忌你,你谦逊礼让,他们就会瞪鼻子上脸,“专挑软柿子捏”是市井小人惯有的伎俩。若想活出点尊严,就必须学会反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否则就掌控不了命运。
“情书(简爱)、兄弟姐妹(她俩和他俩)、刺绣(锦上添花)、零用钱(小花)、仙女下凡(希望在人间)、黛玉开颜(苦恼人的笑)”这是从学生时代就喜欢的电影谜语,农家孩子看的电影少,在猜谜中也算是加深印象了。还有一首挺有意思的字谜:“视而不见哥走来,伊人去后莫口呆。嫁你无家添一口,不及原来心花开。”谜底是“祝君如愿”。
“新月曲如眉,未有团圆意。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终日劈桃穰,人在心儿里。两朵隔墙花,早晚成连理。”这是五代牛希济的《生查子 新月曲如眉》,是从某文学杂志里摘录的,类似的还有一首宋代欧阳修的《生查子 元夕》,“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多么凄婉的情感啊,多么古典的情诗哟。
“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好清高的《竹》啊!“虽然毫无技艺,却是顶上功夫”这是关于理发店的对联。“莴苣、苤蓝、瓠子、豇豆、笊篱,碓舀”好世俗的生活手记呀。
“你这冬天里的一把火/离我那么遥远/我一点儿也不温暖//你这冬天里的一把火/切莫靠近我/我睡着了你会烧伤我。“这是从某张泛黄的学生报上记下来的。“其实选择是盲目的/尽管慎重,迟迟疑疑/全由命运的安排/我在孤苦中遇到了你//春宵欢悦也罢/秋夜离愁也罢/全由命运来安排/来世最好还是你。”对于华舒这首诗,我三十五岁前曾数次引用过。“宿昔不梳头,丝发披两肩。腕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好一幅闺阁深情图,可惜自己的家庭生活没有这种罗曼。
“她的聪明,像春天的薄冰,像薄薄的窗纸,一点就透”这是孙犁在《铁木前传》中的细致描写。“一间小屋,足以安身,两身布衣,足以御寒,三餐粗饭,足以充饥,这就够了。”如此出世的句子来自谌容的《人生中年》。“把头埋在一只胳膊中,肩胛在激烈地抽搐抖动。”这是张扬在《第二次握手》里的贴切描写。“我从何处来,没有人知道;我往何处去,没有人明了。”来自琼瑶《窗外》里的强说愁,与我青春期的莫名忧伤相契合。“要不是卓梅帮助我,我恐怕早就将数学扔到北纬40度以南去了。”申洁玲在《梅雨时节》里真会用比喻,要是我还是用“早就扔到爪哇国”的传统句子。
“《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趁你还年轻》快快《上紧发条》创造自己的《苦乐年华》走上《希望之路》”这种以歌名串烧的方式,与电影名串烧的方式相同,是我们那一代人热衷的事情。《魔鬼词典》,也流行过一段时间,比如“成就——努力地终结和厌倦地开始;道歉——为将来再次冒犯打下伏笔;忍耐——在报复的条件成熟之前,对其欺辱逆来顺受”。
读书笔记是我阅读的缩影,是我循序渐进的脚步。每一本书都是我深邃的台阶,每一本摘录都是我心灵的刻度。那时的字迹笨而拙,与我的阅读能力相匹配,没有最初就没有最好,没有开始就没有提升。笔记本的空隙里有当年流行的贴画,包括小虎队林志颖翁美玲林青霞等,这是时代的产物与印迹啊。一路跋涉过来的笔记本中,有多少人的命运改变,有多少尘世的变迁,有多少参透在里面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