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泰安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搜索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
查看: 968425|回复: 14235

俺无意骚扰了一个大美女。。。。。。

    [复制链接]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突然一个女人的倩影进入了我的相机取景框,缓缓走到我对过的游船甲板一侧眺望着远处的江面。
好吧,既然你进来了,那老子就不看风景了,看美女吧。我开始从相机里打量这个女人。
          还真是个美女,虽然脸侧着看不到正面,但是那优美的线条身段、那丰满的臀部和胸部,那蓝色连衣裙下白皙的小腿,都算是个极品美女具备的物件。

评分

参与人数 10威望 +20 收起 理由
凯尔萨斯逐日者 + 1 很给力!
小4 + 1 赞一个!
站长 + 2 赞一个!
习惯成功 + 1 淡定
海边小溪 + 10 楼主辛苦了!
真开心 + 1 神马都是浮云
泰安汽车保险网 + 1 很给力!
没文化真可怕 + 1 抓紧啊,大锅
dzddsyy + 1 赞一个!
000000 + 1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反反复复鉴定着这个女人,公司破产以及被冬儿抛弃后一直烦闷狂躁冰冷的心里竟然感到了一丝柔情和暖意,还有些许的骚动,当然,这骚动是纯洁的。
          正看得带劲,美女突然转过身来,我看到了一张俊美的脸,但是那脸上的表情冷冰冰的,眼里还带着怒气,径直向我走来。
          妈的,偷窥被人家发现了!我心里一慌,习惯性放在快门的食指不由一颤,咔嚓,美女定格在我的相机里。随即,我忙收起相机,忙转过身,扶着栏杆,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远处的江面。
          “喂——”身后传来气冲冲的声音。
          我转过身,看到了这个站在我身旁正带着不友好的目光瞪着我的美女的脸。
          近距离看到这美女的一刹那,我一下子呆住了,这女人太美了,美得几乎无可挑剔,浑身透着高贵儒雅的气质。我承认冬儿很漂亮,但是这个女人却是美。我终于明白了美和漂亮的区别。同时,我还从美女的眼里看到了一丝忧郁......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女一定是被我直勾勾的目光看得有些羞恼了,似乎眼前这个蓬头垢面衣衫邋遢的混小子是个小淫虫,白皙的脸颊一红,眼里的怒气却更大了,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喂——你鬼鬼祟祟地偷 拍我干嘛?你快把照片删掉——”
          我被美女命令式的声音从梦游中唤醒,心里有些不快,一个“偷”字更是深深刺伤了我的自尊心,妈的,凭什么说我偷,从小到大,老子最不齿的行为就是偷。虽然老子现在不是昔日的风光小老板了,落魄了,但也绝不会去偷!难道我现在的落魄样子看起来就像个下三滥的小偷?太以貌取人了吧!
          我有些火了,不想再欣赏美女了,决定教训她一下,于是不阴不阳地看着她,不紧不慢地说:“大婶,您说什么呢?看您年纪也不小了,也算是过来人了,怎么说话这么难听啊!光天化日,太平盛世,哪里来的偷呢?”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话一出口,美女的脸立刻涨红了,眼睛瞪得更圆了,胸口起伏着,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说:“你......你叫谁大婶?”
          我一般正经地说:“叫你啊,怎么了?叫错了?难道叫你老奶奶,不会吧,我看你没那么老......”
          “你......”美女的脸气的快发紫了,浑身发颤,说不出话来。
          我把玩着手里的相机,不冷不热地说:“我正在拍风景,是你自己走进我的取景框里的,是你自投罗网,这能怪我吗,这叫偷 拍吗?你破坏了我取景照相,我应该问你才对,你却反打一耙,无理取闹!”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你才是无理取闹......我明明看见你在偷窥我,在偷 拍我,你还强词夺理......”美女声音更加高了,突然跨前一步,就伸手要拿我的相机。
          我早防备她这一手,身体忙向旁边一闪,美女刹不住脚步,带着惯性直接冲向低矮的栏杆,似乎就要随着惯性扑进江里——
          “啊——”美女发出一声惊慌的尖叫。
          我眼疾手快,一把伸出胳膊到美女胸前,拦胸就将美女捞了回来。
          美女的脸成了惨白,惊魂未定地半靠住了我的身体,我突然感觉手心热乎乎的,定睛一看,才发现我的手正好捂住了美女左胸口,正好按住了那一团热乎乎弹性的凸起。
          我的心猛跳起来......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啊——”美女突然又发出一声惊叫,猛地脱离开我的胳膊和身体,站立起来,脸色瞬间又变得通红,眼里又羞又怒。
          我还在回味那余热和温香,突然“啪”的一声,脸颊右侧被美女扬手就是一巴掌,又响又脆。
          “流氓——卑鄙——下流——无耻——”美女发出一连串的斥骂,恼羞交加,狠狠地恨恨地鄙夷地怒视着我,也不要我删除照片了,突然转身捂脸就跑进了客舱。
          我回过神来,摸着火辣辣的脸颊,愣愣地呆在原地,突然觉得自己玩的有些过分了。
          我无聊地摆弄了下手里的相机,犹豫了片刻,将照片删除了。
          图片虽然删除了,但是,那美女却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特别是她眼神里那一缕忧郁,还有最后看我时那恨恨的鄙夷的目光。
          我是在丹东鸭绿江的游船上遇到这个让我此生注定要刻骨铭心的女人的。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遇到美女的那天,正是我遭受破产和失恋双重打击情绪最低落的时候,那一天是2008年的8月3日。
          当时,不大不小的游船在碧波荡漾的鸭绿江上缓缓而行,已经非常靠近那个毗邻国家的河岸,但却并没有接触到那领土。
          我孤独而寂寞地站在船头的一侧,看着那陌生国度里黛色的连绵的群山和清澈蔚蓝的天空,深深吐出一口浊气,似乎是想要将心里埋着的焦躁烦闷和惆怅忧郁倾吐殆尽,虽然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依旧无法让自己从破产和失恋的双重打击中走出来。
          就在一个月前,我辛辛苦苦侍弄了4年的小公司在突如其来的金融风暴的袭击下,和浙江宁州无数个像我一样以出口为主要经营方向的外向型小企业一样,顷刻之间宣布灰飞烟灭,我一下子从一个刚刚正在茁壮发展的小资本家沦落为了无产者,我的公司,我的资产,我的刚买了几个月的房子,我的每日开着兜风的价值不菲的车子,都不再属于我。让我最为打击和痛心的是,我谈了快一年的深深爱恋的冬儿也在此时和我不辞而别,带着我到现在也不知道的原因,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
          我承认我那时还年轻,还不够坚强,还不够成熟,突如其来的双重打击几乎将我的大脑和身体击溃,我几乎都有了痛不欲生万念俱灰的感觉,虽然我没有真的想去走那条路。在那段时间里,宁州破产自杀的私营企业主并不少见。
          带着巨大的创伤和失意,我决意离开这个城市,离开让我曾经无比熟悉并为之奋斗了4年的城市。带着身上仅存的一万元人民币,漫无目的地从一个城市流浪到另一个城市,在每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宣泄着自己的无人分解的孤独和寂寞还有失落,想着那让人心碎的噩梦一般的过去,郁郁地飘荡着,直到来到这个边境城市,来到这个游船上。
          我愣愣地直勾勾地看着那山那水,心依旧麻木着,焦躁着,烦闷着。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船老大的声音飘进我的耳畔:“鸭绿江是两国的界河,但是并没有中间的分界线,我们的船可以非常接近河岸,但是只要不接触到陆地,就不算是越境,换句话说,可以无限接近,但是,我们却不可以到达......”
          无限接近但不可以到达。船老大的话让我的心一颤,我又想起了我的冬儿,我们也曾经是这样,曾经无比亲密无比亲热,但是我们却始终没有突破最后的防线,因为冬儿说过,要将自己在我的生日那天将自己完整完全彻底地交给我,我带着无比的幸福和期待一直等待着这一天,我甚至准备好了,要在这一天向冬儿求婚,并将我刚买的房子送给冬儿作为求婚礼物。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也就是今天,8月3日。可是,我却等不到了,我的28岁生日到了,我的房子却没有了,连同我年轻火热懵懂生命里的深爱。
          我的心里涌起一阵刀绞般地疼痛,今天是我的生日,却没人祝我生日快乐,今天是我本以为有生以来最幸福快乐的一天,却让我如此落魄如此忧伤如此凄凉。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段时间里,我多次试图让自己忘掉那过去,不停告诉自己说不愛了,说不想了,说忘记了,说放弃了;可是,人的记忆总是那么的脆弱。往往一杯酒,一首歌,一个路口;就会勾起曾经的记忆,犹如海市蜃楼一般浮现在眼前。看到了冬儿的笑,冬儿的泪;看到了我的错,我的坏,我的醉;也曾看到我们牵手,彼此承诺过的幸福誓言......
          我站在船头,迎着微微的凉风,咬紧牙根狠狠地地抬头看着清澈的蓝天,还有那初秋里明媚的阳光。阳光照耀着我的破衣裳,刺痛了我的眼睛,我低下头揉了揉眼角。
          此刻,我想怒吼,我想狂叫,我想歇斯底里地跳入大江......
          可是,我终究什么都没有做,我知道我必须要活下去,虽然我的心里一直不停地在发疯在抓狂。
          我想调整一下心情,于是把数码相机放在眼前,将距离拉近,从取景框里观看鸭绿江对岸那个国家秀美的山川、田地里枯黄的庄稼、萧条败落的村庄以及在岸边背着老式步枪站岗的人民军战士,还有岸边时隐时现的暗堡。
          这个国家够落魄的,如同现在的老子一般。我自嘲地在心里说了一句。
          就在这时,那女人走进了我的取景框,于是,也就有了刚才的那一幕,也就有了我和这个女人的第一次交道,也就有了我有生以来挨的第一巴掌。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鸭绿江之行结束后,我继续流浪,到了位于渤海湾的一座滨海城市——星海市。
          这时,我身上的钱已经所剩无几,我开始考虑一个现实的问题——生存。
          既然我不想结束我的生命,那么,我就必须要生活下去。
          我决定在星海市暂时停下流浪的脚步,找一份工作,让自己活下来,赚到钱,然后带着受伤的心继续飘荡。
          此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会在这里长久停留下来,更没有想到,很快,我又会再次遇到了那位被我偷 拍被我摸胸并赏我一巴掌的那个女人。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最大的痛苦就是心灵没有归属,不管你知不知觉,承不承认。
          此时,我就是这样。
          既然我没有打算在这个城市长期停留,那么,找什么样的工作也就无所谓了,只要能赚钱能养活我就行,赚到一定数量的能够支撑我生活的钱,立马走人。此时的我并没有固定的目的地,也没有去想明天,我只想让自己的肉体在精神的麻木中浑浑噩噩过下去。
          另外,我也知道,这个号称浪漫之都的星海市是一个高消费的城市,物价高昂,口袋里没有足够的银子,是无法在这里浪漫的,换了一个月之前,我会在这里昂首挺胸潇洒自如,但是,此刻,我没有资格去想那些,我现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穷光蛋,我只能为温饱而奋斗,为生存而奋斗。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我的要求不高,那么,工作就好找多了,我很快就找到了一份工作:在隶属于星海传媒集团的一家发行总公司做一名发行员,工作内容就是征订和投递报纸。基本工资800元,加上投递补贴等其他项目共接近1200元,征订提成另外算。
          换了以前,这点钱根本就不放在我眼里,我以前请客吃饭,动辄就是上千元,这些钱也就是我一顿饭钱而已,但是,此刻不同,这1200多元对我来说极其重要。我手里的钱在付了一个月的房租之后,现在只有800元了,我必须要保证用这些钱度过至少一个月的时间,等待发下工资。
          我毫不犹豫地填写了应聘人员表格,姓名:易克......学历:高中......工作经历:无业游民......
          我和厦门大学那位易中天教授同姓不同名,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他一直是我引以为豪的本家人,我对他很欣赏,甚至曾经想给自己改名叫易中地,只是因为冬儿的强烈抗议地址而作罢。虽然我们没有任何亲戚关系,虽然他不知道我是老几,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他的崇拜。
          在填写学历的时候,我刻意隐瞒了自己大学营销专业毕业的事实,填写了高中学历,这样看起来和自己从事的工作也算匹配。
          既然我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实学历,也就更不想袒露自己的真实从业经历了,过去的牛逼不代表现在,还是老老实实夹起尾巴做人好,干脆就无业游民算完,反正也没打长谱,顶多干上2个月,拿钱走人。
          填完表格,我正打算问工作人员工作的具体地点和时间,这时一个中等个头、扎着马尾巴、面色和善、大约20多岁的女孩笑吟吟地过来冲我点点头:“你好,易克,欢迎你加入我们的队伍,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云朵,白云的云,花朵的朵,我是市中发行站的站长,从明天起,你就到我们站里工作......”
          女孩虽然长相普通,但是那一笑,脸上就出现两个酒窝,显得很是可爱,让人立马感觉很亲切,很有好感。
          我默默地站起来,冲云朵点点头:“云站长,你好!”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嘻嘻......”云朵笑得更加好看,两边的酒窝也更深了:“别叫我站长,我也是干活的,大家都一样,你就叫我名字好了,或者叫我小云就行!”
          我站在那里没有说话,想笑一下,可是终究没有笑出来。
          在我以前的圈子里,大家公认我是一个很幽默的人,笑起来很真很开心,可是,这一个月以来,我已经不知幽默和开心为何物了,我没那心情笑。
          云朵见我不说话,友善地笑了笑,接着把一个袋子递给我:“易克,这是你的工作服,里面有张纸条,是我给你写的发行站的地址,明天你就到这里来就行,早上5点准时上班,投递区域已经给你划分好了,我先带你3天,熟悉路线和订户地址......还有,交通工具也给你准备好了,公司统一配备的电动自行车......”
          云朵看起来很文弱柔和,但是讲起话来却是快人快语,显得很干练。
          我又默默地点点头,接过袋子打开看了下,里面是一件红色的马甲,还有一顶红色的太阳帽,这就是我明天上班要穿的工作服了。从明天开始,我这个昔日开着小轿车牛逼哄哄的小老板就要骑着自行车,穿着红马甲,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开始穿街走巷投递报纸了。
          巨大的反差让我的心里涌起一阵酸楚和悲凉,但是,现实面前,我只能接受这一切。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我必须要相信这一点。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随手戴上太阳帽,冲云朵点了点头:“云站长,没事了,我走了......”
          我决定还是称呼云朵叫站长,虽然她比我小,但是,毕竟,她是我的上级。
          云朵冲我笑了下,点点头,明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
          我转身正要走,瞥见玻璃窗外的门口路边一辆黑色的轿车停下来,接着,一个女人从驾驶员位置上走出来。我一看,心里猛地一震,这不是那天在鸭绿江游船上我偷拍未遂的那位神仙美女吗,她怎么出现在这里?
          这时,我听到背后传来云朵的声音:“秋总来了......”
          我闻听心里又是猛烈地一震,震得有些蛋疼。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云朵一说秋总来了,屋里的其他人都往外看,眼里都露出了敬畏的神色,都不由自主站了起来。
          我站在原地呆了片刻,脑子里乱糟糟的,口里不由冒出一句:“什么秋总?”
          “就是我们发行公司的老总啊......”云朵在我身后小声说:“秋总名字叫秋桐,原来是集团人力资源部副部长,刚被集团党委提拔到我们公司任老大1个月......”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闻听又是一愣,秋桐,秋天的梧桐,多好听的名字,我一下子想起一句古诗词: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这名字难道是取自这里?
          还有,一个月前正是我的事业和爱情陨落的时候,却正是她的春风得意时刻。
          这世界说大很大,说小很小,鸭绿江游船的擦肩而过,我以为此生都不可能再见到这位只有天上才有的美女,却无论如何想不到会在这里再见到她,而且,她还是我即将上岗的公司的老总,我的大脑一瞬间有些懵懂,很难接受这个现实,却又似乎感到了一丝说不出原因的快慰。
          我操,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冤家路窄啊!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桐既然是公司的老总,那无疑就是星海传媒集团的中层干部了。我应聘的时候简单了解过星海传媒集团,这是一家国有大型传媒单位,由星海市委机关报为主体组成,下辖好些家子报子刊,还有一系列经营实体,属于星海市委直属事业单位,市委宣传部代管,实行企业化管理,集团主要领导都是由市委直接任命,这秋桐既然是集团中层,那自然也是相当级别的干部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有些自卑,人家是如此有地位有身份的美女,却被我这样一个穷困落魄潦倒之人在游船上偷 拍抹胸,还耍弄人家,我真是不自量力了。
          也真是鬼使神差,这秋桐竟然是在星海工作,还巧合是在我即将上班的单位,而且还是我所在公司的老总,一个是高高在上的老总,一个是最底层的发行员,这天上地下直接不在一个级别,要是她看见我,一定会认出来,一定会敲了我刚刚到手还没开始赚银子的饭碗,那我可就又要重新找工作了。这年头,找一份适合我快速赚钱的工作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些许的自卑加上失去饭碗的担忧,让我迅速做出了反应,我最后瞥了一眼正往门口走过来的秋桐,将帽檐使劲往下一拉,一低头,直接就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和秋桐擦肩。
          错身的瞬间,我闻到了秋桐身上一股清新的气息,那是淡淡的芬芳,不知道是她喷了香水还是自然的体香。
          我不由心跳了起来。
          擦肩之后,我急匆匆往外走,身后传来秋桐悦耳的声音:“大家好......”接着听见云朵的声音:“秋总好,报告秋总一个好消息,我们站刚招聘了一名新人,呶——就是刚从你身边过去的那个帅哥......哎——易克,你等下啊......”
          听到这里,我头也不敢回,低头走得更快了。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确信秋桐没有看见我的真面目,快步往前走,直到转过一个弯后,才直起身抬起头舒了口气。
          我脑子里迅速做出了一个决定,我一定要绝对避免这秋桐发现我在她的公司工作,那天在游船上如此对她,她恨死我了,一旦发现我在这里,绝对不会有我的好果子吃。还有,我现在虽然落魄,却也保持着极度的自尊,我不想让我她知道那天牛逼哄哄的我原来是如此一个底层的小人物。那对我会是另一种性质的打击。
          我安慰着自己,她是老总,我是发行员,不说中间还有副总,起码还隔着站长这一层,她又不直接领导我,我们打不了直接的交道,她是发现不了我的。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轻松了一些,快步走向公交候车点,坐公交车回宿舍。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是下班高峰期,公交车上很拥挤,几乎连放脚的空都没有。
          我平时在宁州是很少坐公交车的,除了打车就是自己开车,极少体验到挤公交车的味道。现在不行了,我手头钱紧张,不能随意浪费钱了,要节省。
          好不容易到了站,我下车,呼了口气,步行往宿舍走。
          我租住的宿舍在一所大学附近,这里很多简陋的出租屋往外出租,主要针对群体是谈情说爱不愿意住学校宿舍的学生,价格都很便宜。我租住的是一个宿舍楼的单元房,不到100平方的空间被房东用密度板分割成了6个小房间,房间小的除了一张单人床,就只能放得下一张电脑桌。即使如此,月租也是450元。单元房有一个狭小的客厅,还有一个公用卫生间,一个公用厨房。
          我的随身东西也很简单,除了几件衣服几本书,就是一个笔记本电脑,房间小倒也无所谓,反正只要有张床能栖身就行。
          我突然发现我不但会享受以前,还能接受现在,不但能享福,还能吃苦,适应能力还挺强。
          快到宿舍的时候,我随手一摸裤子口袋,突然发现自己随身带的手机不见了。
          这部手机是冬儿在今年情人节的时候送给我的,诺基亚品牌,价值不菲,接近5000元。漂泊期间,我一直随身带着它,虽然手机卡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欠费停机了,但是我每每看到这手机,总好像感觉到冬儿在我身边,勾起对冬儿的思念,回忆起那甜蜜幸福的往昔。
          手机的丢失让我心里大痛,这可是我和冬儿爱情的信物,冬儿消失了,手机再不见了,我到哪里去找寻过去!
          还有,手机里存贮着我所有朋友的联系电话,手机丢了,我将彻底和以前的圈子里的人失去联系。
 

7万

帖子

1979

威望

8万

银币

二品巡抚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论坛五周年

 楼主| 发表于 12-07-09 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急急忙忙沿着来时的路往回找,一直找到下公交车的地方,都没有发现。
          我擦擦额头的汗滴,心里懊恼不已,琢磨了下,在公交车上,身边有个鬼鬼祟祟的男子不时扭来扭去,当时我还觉得有些奇怪,但是没有多想,这么说,手机是被他偷去了?
          我知道,手机丢失了,再也找不回来,就好像我的冬儿,都和我不辞而别了。
          我心里怅怅的,徘徊了一阵,慢慢走回去。
          难道这是天意,老天知道老子干发行员这样的活不配用如此高档的手机,所以给我没收了?还是要让我彻底断了对冬儿的思念?还是要让我和以前圈子里的人再也联系不上,让我重新生活?我郁郁地胡思乱想着。
          其实,我也没有再和以前圈子里的人再联系的想法,在我风光的时候,狐朋狗友一大帮,但我完蛋后,个个都对我敬而远之了。我终于明白,人生朋友分三种:一辈子的、一杯子的、一被子的。得意时,朋友们认识了你;落难时,你重新认识了朋友。手机丢了也好,正好断了我再和他们联系的念头,也让他们放宽心了。想到这里,我又有些自我安慰起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